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对话顾雏军:郎咸平欠我一个道歉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7  浏览次数:

  2019年4月10日,最高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顾雏军案再审宣判,判决撤销原判对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,违规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,判决顾雏军犯挪用资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。顾雏军案多名同案人被宣判无罪。

  顾雏军为格林柯尔集团的创办人。格林柯尔在香港创业板上市,一度成为香港创业板盈利状元,并成为内地制冷业巨头。2004年8月,经济学家郎咸平指责当时格林柯尔董事局主席顾雏军在收购科龙、美菱等4家公司中,使用欺骗手段侵吞国有资产,由此引爆“顾雏军案”2005年9月顾雏军被正式逮捕,被判多项罪名。

  2012年9月,顾雏军刑满出狱,走上申诉道路。2017年12月28日,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人民法院依法再审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,对于顾雏军案,由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提审。新闻发布之后,腾讯新闻《原子智库》陈兴杰独家对话顾雏军,对案件重审过程、昔日的“郎顾之争”以及他未来的机会一一作了回应。本文一共6000字,需要阅读7分钟。

  原子智库:感谢顾总接受我们的采访。第一个话题,最高法直接提审、再审您的案件。您认为直接的原因是什么?

  顾雏军:我坐牢出来后就在喊冤。那时我认为我的案子非常简单,根本就是一个冤案。我认为只要我喊冤案,把真相喊出去,就没有问题,马上就会宣判。已经五年过去,这一次突然被最高法提审,出乎我意料。说老实话,我没有想到这么快。因为这么长时间,我已经感觉到有点疲了,我喊了很长时间,到现在为止,我基本上也不怎么喊。这个案件能够被提审,我认为是我们党全面依法治国,在十九大以后到了非常高的高度。十九大召开以后,到现在到我的案子提审,也就两个月时间。在中央强大的执行力度下,才有了这次平反。

  原子智库:12月22日,北京市一中院发布两个行政判决,主要是针对您在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诉。您要求就当年证监会对科龙案发起证券期货案件调查的规则,要求必须公开;另一个是要求2005年对科龙案调查的细节必须公开。

  (事件背景:2017年12月22日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责令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,向顾雏军公开2002年《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》;另一份判决则要求,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向顾雏军公开其在2005年对科龙电器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的主席办公会议内容。这两份被判决被认为是拉开了顾雏军案重审的序幕。)

  顾雏军:这个案子非常简单。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,这个规则肯定要要公开。它的1999年版本网上随时可以查,我都可以打出来。随后的2007年版本也公开,网上也有,唯独2002年的版本不公开,为什么?这个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,就是拿来惩罚上市公司。你制定了一个规则惩罚上市公司,却不让上市公司知道规则,这是很荒唐的事儿。2017年1月,当时法官明确说,他也认为要公开,因为是依据这条规则才启动对科龙立案程序。

  顾雏军:我为什么要他们公开这两点?一个是: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有一条,对上市公司立案调查,必须要主席办公会全票通过。公开以后我就要求公开主席办公会议内容,根据什么对科龙立案的,立案决议,参加的人员,表决的情况,这些就要公开。公开第一个调查规则,就会知道主席办公会全票通过,才能对一个上市公司进行立案调查。

  原子智库:得到北京市一中院支持,是否意味着您知道肯定会等来最高法的提审?

  顾雏军:不完全是。这跟刑事案没有直接关系,但它是刑事案的导火索。用一个虚假的2.76亿美金对科龙立案调查,因为这是虚假的,所以不敢通过主席办公会,而是走另一个违规渠道。主席办公会是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明确规定的,不按照这规定来执行,往轻了说是违规,往重了说是违法。

  原子智库:当年案件起因,您在很多报道说,把好东西亮给别人看,才有了这场牢狱之灾。这是怎么回事?

  顾雏军:这是我感觉非常后悔的一件事。当时科龙连续两年巨额亏损,就要找人们买。一开始不是找我,一开始找的是香港著名富豪郭鹤年。郭鹤年没有买,最后才找到我,我买的这家公司。在我的手上,三年时间我把它的销售额由35亿做到128亿,把税收由1.7个亿做到5.6个亿,我做得很成功。就在当时,我犯了一个错误。

  顾雏军:当时广东省要搞大佛山地区,要把顺德重新划回佛山一个区,原来的领导提升就走了,派了佛山市副市长来继任顺德书记的位子。他到我们科龙例行走一圈,我那天多说了一句话,这就是整个案子的起源。我说,科龙现在税收重回顺德第一。他觉得很奇怪,他说美的销售额是300多个亿,你们才100多个亿,税收怎么可能超过美的。

  当时我说,科龙税收重回顺德第一,是顺德区政府给我们发的锦旗,所以要顺德区政府来解释这个事情。当时在场一个副局长说,美的集团是把原材料采购公司的东西卖给配件公司做一次销售,配件公司的配件卖给组装算一次销售,组装厂卖给营销公司再算一次销售,他们报三百亿销售,跟科龙报法不一样。科龙30个亿销售额报到这边,销售额是280亿。科龙报的是一次销售,所以科龙交的税收在顺德最大是合理的。

  顾雏军:他那时终于明白,科龙是非常优秀的公司。他们为抢夺科龙的股权,伪造一份2.76亿美金保函。保函说,科龙给格林柯尔担保了2.76亿美金。当时我感觉到这是很大的事情。科龙当时的净资产28个亿,如果有2.76亿美金保函——那时候是8.3汇率——就是23个亿元,这样的话对公司太危险。第二天我就到广发银行调查,广发银行给我们开出证明,没有这个保函。我给广东证券写了一封信,附了广发银行盖公章的证明,不存在这份保函。有人把我的这份证明藏住,仍然以伪造2.76亿美金保函的事情上报。没有通过证监会严格的调查程序,没有开主席办公会,就有人签字对我立案调查。

  原子智库:您当年背负三个罪名,第一个是虚报注册资本,第二个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,第三个是挪用资金。您觉得这三个罪名哪一个最有可能率先被推翻?

  顾雏军:三个罪名同时推翻,没有一个可能不被推翻。所有都是虚假的。这个案子所有的法官,当时都认为是判不了,没有罪。现在这一次再审,百分之一万会无罪。哪怕是一个有法律知识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都会说出来他无罪,不可能证明我有一个罪名成立。

  顾雏军:我的目标是三个罪名完全推翻,把这次冤假错案的起因和线日,中央深改组在关于平等保护产权的文件中是这么说,要纠正和征批一批侵犯产权的这样的一些冤假错案,同时要剖析一批冤假错案。我相信我这个冤假错案被纠正之后肯定会剖析,为什么产生这个冤假错案。中央提出“两个一批”,要纠正一批、剖析一批冤假错案。

  顾雏军:第一个我告诉你,你说的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。我的案子必须翻过来,当年制造这件冤假错案的贪官污吏必须受到惩罚。一定会看到这一天,我等了12年,等到这一天。

  他们唯一的办法,就是不让进入再审程序,拖你。你看这么长时间,并没有给我驳回,为什么?是不能驳回,这是个冤案。我从2014年1月17日被立案再审,每三个月拖一次,拖了16次。刑事诉讼法规定必须是三个月审期,顶多再拖三个月。现在已经拖了16次,所以现在必须进入再审的时候。

  原子智库:2004年到2005年,舆论讨论非常热烈的话题,是国有资产流失。郎咸平所掀起的这个话题,对您当年收购科龙这个过程,以及其它的并购案有非常多的质疑,就认为是左手倒右手的这么一个资本游戏。

  郎咸平在我2002年,我入驻科龙之后,他在香港媒体上发表了一篇文章。因为科龙已经ST,我拿一块工资,我每个月拿一块工资,他在香港媒体上发了一篇文章,吹捧我是负责任的企业家。然后他拿着这篇文章,到我香港公司来,跟我的香港公司职员说,你看我写你们老板一个很好的文章。我们的人当时请他吃了一顿饭。从此他就跟我,借我的两地牌奔驰车,每个周末他都借。

  突然有一天,他发表一篇文章(攻击我)。我感到很吃惊。我不理解一个人怎么可以,他借我的车总是欠我一份人情,我虽然没有给他钱,但是我借车给他这总是一个人情吧。郎咸平如果不是拿到了别人的钱,你会来骂我吗?而且都是无中生有的骂我。他对我收购科龙的故事很了解,他写过文章来赞扬我。然后几乎每个末都跟我的司机在一块,他肯定了解我们是怎么收购科龙。

  郎咸平是一个邪恶的人,这一点我2012年就这么说,我现在仍然这么说。而且我根本不在乎他来告我,我正准备等他来告我,所以我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敢这么说。

  顾雏军:他就是有人拿钱让他去弄这个事儿。就是为了抓我进去坐牢,跟他攻击张瑞敏和陈东升没有关系。他攻击他们,所以就是拿他们陪衬我,所以他攻击他们说得也是很平淡,他攻击我,说得很邪恶,所以我必须告他。

  原子智库:您是说,当年他在复旦讲国进民退的演讲,举了陈东升、张瑞敏还有您的例子,他实际上的目标是指向你是吗?

  顾雏军:对。他并没有怎么攻击张瑞敏和陈东升,攻击我用了很邪恶的语气,所以我绝对不会饶过他。

  顾雏军:不是回应,我这个人是眼睛容不得沙子。为什么你攻击我,我不回应,我不告你?告他是我自有的权利。如果不是我去坐牢,我肯定会告赢他。

  顾雏军:郎咸平利用我的坐牢,成就了他自己好像是小股东的代言人的形象,或者捍卫者的形象。我真的对这段历史表示非常大的遗憾。实际上我觉得他应该有一份道歉。

  原子智库:郎咸平获得那么多人支持。且不说他是否代表民众利益,能否说他反映了某种情绪的共鸣?

  顾雏军:我同意这个观点。我认为他在操纵一些东西。操纵东西总有那么几人跟着起哄,我并不认为跟着起哄的人有多大视野,或者多大浪潮或者思潮。我认为,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一直对国企改制持肯定的态度。党中央的文件也是肯定的。党中央的方针和政策,仍然是要搞混合所有制,让各种所有制成份进来,这一点是一贯的,没有变化。

  所以我认为,郎咸平的操纵只是使他个人得到比较大的好处,有了知名度。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是随大流的,那些人并不真懂经济学,也并不真懂中国经济的一些问题,他们只是随大流。郎咸平利用社会文明走到一步,把自己打扮成明星经济学家,他成功了。他是学微观经济的,理论上他该对有企业更多了解,但是我觉得他对企业的了解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我不认为他代表了什么,或者赢得什么,我更多认为他操弄了什么,赢得了更多个人的好处。

  原子智库:这一次最高法宣布,对三起产权争议案再审,其中两起是直接发起提审。除了您这一起案件,另一起是物美的张文中案,您认为,您的案子跟他有可比性吗?

  顾雏军:我对他的案子完全不了解。这几年我只关注我的案子,我对别的事情也没有去关注。你也知道,我这几年就是到处喊冤,到处希望能平反,至于他的案子是什么样的情况,我真的不知道。我相信能进入再审,就表明案子有问题,没有问题是不会再审的,应该是驳回。

  原子智库:很多人认为,黄光裕你看他进去那么多年,他的企业国美虽然落伍,但是屹立不倒,还在发展。格林柯尔系基本上已经解体,或者说是被其他企业所拿走。您怎么看?

  顾雏军:第一,我这个企业被人家抢走,不是拿走了。我在别的上市公司的股权,还有我拥有的财产并没有走拍卖程序,就只是拿走而已。我不想去跟别人比较,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,民营企业家不一样。我作为一个上京赶考的举人,我要走夜路,我没有错,我不能说我不走夜路。但是我碰到三个恶鬼,我也没有办法,他本来就是在那儿打家劫舍的,只不过撞上我了,所以不存在我有什么责任,或者有什么错误。

  顾雏军:我这么努力就是为了平反,这是第一要务。十个月时间我写了一本书叫《引资购商》所有书店都能买得到。我现在正在写第二本书,这本书的名字叫《世界制造业规模化的历程和展望》,我正在写第二本书。

  顾雏军:一个人不被平反,这个有罪的人,出战商场,那就是一个鬼话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也许有的人水平比我高,他们能以戴罪之身,重战江湖。但是我认为,首先要平反,平反以后,那我该干什么,我自然会选择。至少现在为止,我已经写了一本书,评价我自认为还不错。我正在出第二本书,这本书我认为也很有价值。美国制造业已经规模化了,中国也会走这一步,日本现在走了百分之六七十。

  顾雏军:对,我就关注制造业,因为对我来说,我的强项就是对制造业比较了解,毕竟我当年管过五家上市公司都是制造业。制造业这方面,我肯定是比较明白。说老实话,我当年花过很多功夫,探讨过各种事儿,所以最后做得也很成功。我的格林柯尔集团被人抢走,我想它被抢走的原因,是因为它很好,才被人抢走。如果它是一个垃圾,就没有人抢。我用三年的时间,把中国几家上市公司做得非常成功,所以我有资格对制造业的规模化,或制造业转型升级说一些我自己的看法和想法,希望对大家有借鉴的作用。这就是我现在在做的工作。至于平反以后,我再一次经商,我也会做制造业。

  顾雏军:我上次写了一本书,说了一句话,不仅仅是白色家电,中国家电最终只会残留三家企业。

  顾雏军:哪三家企业,现在都有可能,好几家企业有可能。但真正最后是哪三家,我们不知道。我认为,中国超过三家是不合理的。等五年看看,可能白色家电,或者家电,包括黑色家电,也许就三家。超过三家,理论上讲是不合理,这就是我现在讲的规模化的概念。我们以前如雷贯耳的日本制造业企业,现在都很艰难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企业如何异军突起,就是我这本书里面写的。

  原子智库:您认为现在出狱或说平反后的心态,对于思考中国制造业,有什么样优势?或者有什么区别?

  顾雏军:这是一个好问题。我认为是这样的,我现在更能以一个学者身份,或者旁观者的身份来思考。我不想把我打扮成一个经济学家,我觉得我就是制造业的旁观者。这五年时间,包括这十二年,我都在制造业之外,在看着制造业。作为以前制造业的企业家,我现在作为旁观者,我也许有一点旁观者清的状态,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,我已经做了一件事情,这就是我的第一本书。

  顾雏军:以前的朋友总有联系,但是我也没跟现在互联网企业家有什么联系。他们以前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,他们的圈子,显然我也不熟悉。我也不想让我进入到那个圈子。我只想走制造业,无论如何,我可能比较了解制造业。

  顾雏军:肯定要了解,因为你生活在电商和互联网之中,现在的生活离不开互联网。这跟十二年以前不一样。十二年以前,互联网才刚刚开始,这十二年之间,互联网已经铺天盖地到这种程度,成为生活中绝不可少的部分,可见秩序的力量无比强大。你可以不搞互联网,但是你不能不在互联网之中。我这五年也花功夫了解它,但并不意味着我会搞互联网,就是这么简单。神算玄机中心